存梗,有病的脑洞
因为不知道为啥演出用旧乐谱上五线谱下小字写着低头,so王·死要面子·耀演出时很硬气的没有低头,然后被后面的露子用长号狠狠的伤害了后脑哨勺。耀痛的低下头好容易抬起来又露被戳下去,这种,连续戳了几回。
“一次就算了两次绝对是故意的阿鲁!”,最后好歹撑着吹完了,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然后演奏结束后老王就气冲冲的去找露子了,老子不戳的你脑袋开花你就不知道社会主义为什么这么红红火火!结果伊·西伯利亚高岭之花·万溜得早,没被愤怒值突破天际老王逮住。
顺后有仇必报的老王就天天去长号班逮人,被娜塔毒害深久的熊清奇的脑回路就产生了神奇的想法“难道他也想和我结婚”并很快肯定了这个想法。结果莫名害怕的熊就这样和暴怒的老王开始了鸡飞狗跳的追逐战。
老王:拿长号的大鼻子你给我站住!
伊万:同学,我们真的不合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