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美拉

  •  反乌托邦设定,社会一切以七大数据为准

  • 《北极星》的小片段,正文不知猴年马月写     

   “万尼亚,你知道奇美拉吗?”王耀扯出一本神话书,趴在床上自顾自的往下说“希腊神话里狮首、羊身、蛇尾的神兽,传说喜欢强大的统帅。”

“后面完全是你瞎编的吧。我记得大对数神兽喜欢的可是处女。”伊万打断了他的话,对这个小疯子的胡扯能力有了新的认知。王耀冲他露出困惑的神情,光洁的小腿晃悠悠。

“没有错,不然我为何如此爱你”他停下晃腿动作,撑起上半身直勾勾的盯伊万,无声的比了个口型。

吻我。

伊万靠过去托住他的下巴,王耀乖乖的闭上眼睛扬起脸。伊万在他额头上吻下,对着他嗔怪的目光狠狠的吻住他嘴唇,滚着把他按到床头尽情的交换唾液。

“我想我大概不是奇美拉。”王耀窝在伊万怀里翻了两页书,伊万把耀的头发撩到耳后,敷衍的发出一声鼻音。“我该是家族改造的基因改造产物。”王耀把手伸出来画了螺旋,右手不断在空中移动“把坏的一个个敲掉,用好的强行插进去。东拼西凑,基因肉块缝起来,科学怪人吗?”

王耀厌恶的皱眉,伊万亲了亲他的耳朵,他回想起耀的家人,语气略带羡慕。“你的家人很爱你。”

“他们只是按他们的方式,把爱硬塞给我罢了。”

“那我呢。”

“万尼亚,你是我的光”

王耀亲吻着伊万的手心,突然猛地钻出他的怀抱。伊万毫不介意,他习惯了耀的喜怒无常,小疯子的行为一向难以捉摸。王耀从神话书上撕下一页,伊万看着那本收藏级别的精装书感到一阵肉疼。王耀又摸出一只笔,写下统帅值,智力值,亲和力,体能值,行动力,五点连线,连出一个完美的五边形。

“看,就这样,完美。”

伊万拿过他的笔添上了感情值,犯罪值届时五边形突然从中心多了两个尖锐的缺口,像个被瓜分的披萨饼。

 

 

 

 

孽缘

Ø 人类维X僵尸黯

Ø 露中打酱油

Ø 去年万圣节的后续,前篇

王黯觉得自己的尸生真TM充满了惊喜。
在金丝楠木棺材睡得正香,醒来就瞅见一白毛大个子拿个小锤子搁眼前晃,僵尸都快给吓活了。

王黯用力坐起来,给那人手惊得一抖猛的往头上镇魂钉上一敲。敲得王黯脑子嗡嗡的直冒金星,诈尸起到一半硬是瘫回去了。挣扎着睁眼一看配色,白毛红瞳大鼻子。

阿列克谢!王黯差点机灵灵跪下,而后蹦起来拼死去挠人。小毛子躲过袭击,登时撒腿就跑, 王黯追了两脚,猛地刹住脚,不,那不是阿列克谢。真要是阿列克谢自己指定得被折断四肢拷起来挨鞭子,哪有这么容易蹿起来。那毛子在门后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挪过来。

“那个,僵尸先生,嗯,王黯我们能好好谈谈吗。”下一秒王黯的爪子就抵在那人心窝上。

“说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黯,是你告诉我的啊,就是十年前的万圣节,我就是那个迷路的小孩维克多啊”

目睹王黯怀疑的神情,维克多的话语越发语无伦次快要哭出来了。

众所周知王黯的记性一向不错,但那仅限于利益相关的活动,比如每回向吸血鬼柯克兰家族多要一笔钱以弥补其三子亚瑟先生的人类小男友在自家傻弟弟欠下的债务,但明显他对十多年前在万圣节遇到的人类幼崽毫无印象。并且对他叽叽歪歪的诉说感到厌烦,于是果断的把指甲捅向了维克多的心窝。随后被符咒的力量弹到墙壁上,动弹不得,龇牙咧嘴倒抽冷气,他的骨头肯定断了几根。

“我cnm,你用的什么玩意?”

同样懵逼的维克多弱弱给他看一本羊皮书,作者,阿列克谢四个大字差点让他背过去。王黯撑着一口气吼“这本书你哪来的!”

“嗯,我家老祖宗的书”

靠北!阴魂不散的布拉金斯基!

王黯作为僵尸被阿列克谢大公爵唤醒在一个怪物肆虐的混乱时代,同时诞生的还有他的剩余物,阿列克谢口中的失败品,残次品的红衣僵尸——王耀。

在那个年代商人为国王献上了他从神秘东方古国带来的闪着金色小精灵,美丽而柔弱的精灵瞬间成为了皇室乃至上流社会的爱宠。正如美丽的生物正是有毒的,这看似无害的小小精灵迅速繁殖大量吸取人的精力,引发了大面积的上流人群萎靡不振甚至死亡的现象。由此阿列克谢·布拉金斯基大公爵便唤醒其天敌东方僵尸加以消灭,王黯王耀应运而生。

实际上阿列克谢大公爵可谓是那个黑暗时代残暴人物的典范,他英俊而傲慢,怀着孩童般的幼稚与残忍,将自己的笑声混着人的惨叫声里,他喜好驯服最烈的宝马更爱把人的傲骨寸寸让其像狗一样趴在他的脚下。

王黯骨子里的傲气没少让他吃苦头,几乎那时的酷刑阿列克谢都在他身上尝试过,挨鞭子跟喘气一样平凡。每次他那个傻弟弟王耀都在事后会偷偷给他疗伤,阿列克谢对懦弱无能的失败品毫无兴趣。不过他还是有幸品尝到了被阿列克谢变着花样折磨的滋味,在阿列克谢被他捡来熊人幼崽吵醒以后。王耀为了保护那个被小精灵弄傻的白熊幼崽,磕头下跪,在鞭子下紧紧抱住了伊万。

浑身没好地方的人换成了王耀,黯冷眼看着眼泪汪汪的小熊人笨拙的给王耀上药。

“耀,你快把这傻子扔了”

王耀把小熊抱紧怀里,勉强勾起一个微笑“没办法,伊万需要我呀。”

王黯打了个寒颤“耀,你还是想想怎么在阿列克谢手下活下去吧”

后来王耀口中绝对不会惹麻烦的伊万到底还是给自己整了个大麻烦,长大的白熊带着一堆珍奇异宝领着一身红衣王耀离开了阿列克谢的屋子,王黯第一次看他的傻弟弟笑的如此开心。

“黯哥,再见了”

再之后,王黯越来越受不了阿列克谢的喜怒无常,阿列克谢也对王黯越来越不满,直到废去了大半功力的王黯头也不回的逃出去,被阿列克谢的追杀逼得东躲西藏,挣扎着熬到他死,他的尸生才好过点。

不过他现在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存问题,那个傻乎乎的小毛子为了赔罪给他养得不错,但等到万圣节遇到自家傻弟弟才看出差距来。

王耀和他家大白熊腻歪在一块,看过去脸上都带着一丝血色,怪物混在人群中,却比人更像人。王耀笑嘻嘻的向他打招呼,王黯对着他脸蛋掐了一下,竟然是温热的。

“你家傻子把你养太好了,就差给生崽了”

王耀逃脱他的魔掌倒也不恼“黯哥,等孩子生了别忘了给份子钱。”

王黯哀怨的吸着血袋,狗子你变了。你瞧瞧一个残次品都比他混的好。王耀也叼着血袋过来,一脸八卦“黯哥,你和那小毛子是恋人吗?”

王黯白了他一眼不回答,沉默的把目光放到维克多身上。

 

 

儿童睡前故事
大伊万和小狐狸

我从牢里出来啦!








开车博主(昧着良心)露出猥琐的微笑
老子要开车!有证驾驶上高速!
你们说先码那个




赌球

¥终于考完一门吐血一看到露露赢了满血复活
¥短打,小奶熊维和老狐狸黯日常,露中客串
¥ooc注意
王耀匆匆的拐进楼道和王黯插肩而过,差点撞掉了他手上的烟。语速飞快的道了声歉。王黯甚至都没听清一个音节,回过身人早就跑没影了。
“啧啧,逃命都不见的有这速度。”
下一刻伊万就笑眯眯的追上来,目光越过他直接揪住了身边维克多的围巾。
“耀,去哪了?!”
维克多莫名其妙的被人扯住,瞪着眼睛一脸茫然,在亲哥哥浓烈的黑气压下,求助般偷偷瞄了王黯一眼。
“哪儿”王黯叼着烟懒洋洋的向右边比比眼。伊万迟疑了一下,果断拔腿向反方向狂奔。
“呵,爷难得指了正确的方向。”王黯悠闲的转过身靠在栏杆上,“年轻人,会玩。”
“黯”维克多小声唤了一声,往他那轻微挪了一步。
“熊崽子,知道他俩在干嘛吗?”
维克多摇摇头,目光粘在黯的烟上。
“世界杯,赌球,一球换一炮。现在十几球了,够耀受得的了。”
“该!”顿了会王黯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满脸幸灾乐祸。维克多兴致缺缺,胡乱印了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王黯自娱自乐了好一会才发现身边的人心不在焉。
“维卡”
倏然从膝盖传来的疼痛,让维克多一下屈膝跌坠在地上,王黯跨坐在他身上,摁在他的后脑勺狠狠吻上去,带着烟草的味道横蛮的冲进口腔。尖锐的犬牙咬破了嘴唇。
“在想什么呢?”王黯看着一脸状况外的熊装模作样的露出疑惑的表情,“哦~。你也想吗?一球换一炮?”冲着小熊的耳朵吹了口气,满意的看着他白皙的脸上红了一片,慌慌张张的解释。
“口是心非”王黯把烟摁灭,拉起维克多的手放从肩上滑到胸口,“老实说,你不想要点奖励吗?”
维克多只觉得脸上发烫,王黯的嘴唇上还沾着他的血,红艳艳的。
“想要什么都可以”脸被捧起,眼里印出黯的面孔,他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什么都可以”
维克多发誓自己清晰的听到了吞口水的声音
“那小黯,可以陪我吗?一球一天,单独的陪我一整天。就十几天。”
“就这么点?”王黯都快被他逗笑了,蹂躏了一把小奶熊的头发,力道颇有点儿咬牙切齿。
“唔,那小黯,你什么都要听我的”维克多怯生生的又加了一句。
“哄小孩吗?”
维克多听见黯嘀咕了声,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安静的他心发慌。良久才哼出一声鼻音,看样子应该是答应了
“好了,现在你要我去哪?”
“我们回家”
“好”

伊万有一只鬼

*这年头鬼不好当系列
*又臭又长的流水帐系列

01
过分茂盛的树木遮蔽了天日,奇形怪状的荆棘藤蔓好似恶魔的利爪,一双双眼睛在树木的阴影里忽明忽现。迷路的小孩在山林中胡乱跑动,锋利的草叶划伤了他的脚踝粘稠的鲜血流进了袜子里,粘乎乎的,饥饿恐惧疼痛化为猛兽气势汹汹来袭吞噬掉了孩童的最后一丝好奇和勇气,伊万眸子里蓄满的泪水模糊了周围的景观,他小声呜咽着在山中乱转期望遇他不靠谱的父母或是上山砍柴的村民,唔,再不经济来只鬼也行啊!
跌跌撞撞摔了一路,当一抹白色的人影出现在眼前,本来已经无力的肢体又凭空生出一股力量让他向白衣人扑过去。那人轻微的僵了一下,待看清怀里惨兮兮的白团子后立刻放软了身子,在他耳边哼着异乡的歌谣合着拍子轻拍他的脊背。伊万可从来没受过如此高的待遇,一般这种时候他那对活宝父母一贯的表现是这样的——“嘿!宝贝加油!大声一点!用力哭啊!”然后他只能咬住嘴唇身体一抽一抽的怒视自家莫名兴奋的父母。在这么强烈的对比下,伊万顷刻间就沉进白衣人的温柔乡里,把之前所有的委屈一并发泄出来哭的直打嗝,把白衣人心疼的不行,亲了亲伊万的耳朵,拿起手帕捧着他的脸准备插插这张小花脸。伊万勉强扒开自己的紫眸向他道谢,却看见白衣人倏然僵硬的笑容,凝固的琥珀色瞳孔里像是有什么活物突然挣扎起来。
“你饿了吧,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慌乱的推开伊万,声音都带着颤。被抛弃的恐惧感席卷全身,“不要走”伊万哀嚎着死死的盘上他的腰,双手死死的榄住脖子,让他几乎直不起身子。
僵持了半天,终是白衣人让步了。环住伊万的腰身拍拍扣在脖子小胳膊,“乖放手,我带你过去”。伊万抽抽鼻子埋进他的脖颈里。
“你不该来找我”许久白衣人沉闷的嗓音淡淡的响起,声音很轻尾音几乎散在风里。
“可是你很温柔呀,不是吗?”
熟悉的话语再度想起,令他止不住的颤了下,白衣人将伊万放在草地上,手一晃变出一个果子,从一衣袖里摸出一把小刀——锋利而精致,不用提镶着珠宝的刀鞘,就连刀面是都印着精细的银色浮雕,削去果子的表皮,红色的果皮在地上落下完整的一个圈。他将果子递给伊万,笑盈盈的盯着狼吞虎咽的人。
“你还没看出来吗?”
“什么?”伊万口齿不清的回应。
“我是鬼啊”伊万差点被一块果肉噎死,他这才注意到白衣人悬空的半透明衣摆。直到被他牵下山,伊万脑海里还是不断被一句话刷屏,原来中国的神仙都这么耿直吗?!
远远的看见了山脚下焦急的父母,白衣人松开了手。
伊万转过身笑着道谢,却不想迎来是锋利的刀刃,脖颈一凉有什么微热的液体争先恐后的流出来。白衣人依旧笑着,凝固的双目里挣扎的情感哪怕过了多久他都无法理解。在意识沉下去前,伊万勉强听清他的话语
“我是来杀你的”
02
伊万昏厥过去时,暗自向不靠谱但终归还是把自己养到现在父母道了歉,但转念一想到是自己死在中国,那岂不是要被无常勾掉灵魂因为不孝压到地狱去,立刻开始思考在阎王爷面前控诉父母从而解脱的可能性,这么一想伊万马上开始细数自家父母的不对,先嚎一声阎王爷我冤啊!再父亲的酗酒开始说起,夹杂道听途说三流诗人的诗篇,描述的绘声绘色,真可谓是感人肺腑!
意识逐渐清晰,小声的呜咽传入耳中,这莫不是他的葬礼吧?!这回是要下葬了吗?!!
“我还没死啊!!!”垂死病中惊坐起,伊万眼睛都没睁开用了吃奶的劲吼出来,牵动伤口。
还没等他哀嚎完就落入一个温凉怀抱,刚刚还一脸冰冷要杀他的白衣鬼这会焦急的捂住他的嘴,护住他脆弱的脖颈,红彤彤的眼睛在苍白的脸上分外明显。伊万吓的都不敢动生怕这喜怒无常的鬼一个激动给他拧断了脖子。
巨大的响声引人来了,等父母医生都到齐了一解说,伊万才明白别看那会那鬼眼神冰冷语气坚定一幅分分钟要砍死自己的模样,其实他滑出的伤口一点也不深,既没伤到大动脉也没伤到声带,只是伤口略长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缝了四针,现在躺在病床上纯粹是因为晕厥的缘故。在父亲大声的嬉笑声里,伊万瞄瞄坐在一边安安静静的白衣鬼,他黑色的长发遮住了面空,只是身体似乎还有轻微的颤动。
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职,伊万的母亲当即就花重金将伊万留在医院养伤和爱人一起去过二人世界去了。
伊万笑着目送恩爱的父母挽着手离开。待一切人员都退出去,那只鬼才轻飘飘的飞过来,跪在他身上指尖轻触绷带“还疼吗”低垂脑袋,躲躲闪闪的避开自己的目光“抱歉”声音闷闷的,脑袋埋在自己颈边碍于伤势不敢施力,柔顺青丝泛着微光,引诱着自己抚上他的头顶沿着丝绸般的发丝向下。
白衣鬼嗅着熟悉的气息不禁轻蹭了下他的耳朵,随后吻上他的额头“睡吧,我给你哼曲儿”
近距离观看白衣鬼精致的面孔,还微微泛红的眼尾上吊,让伊万不得不承认这个鬼长得真不错,但空洞的瞳孔无疑为有点晕乎乎的大脑敲响了警钟。
“那个,鬼啊,你还是要杀我吗?”
对面的鬼愣了神,随后缓慢而坚定的点了点头。
所以这搞半天还是要杀我啊!得知自己还是块砧板的肉时伊万索性放开了既然要死,那也要挑个好的。
“我不要听曲!不要!我要听故事!”
“好好好,别喊了我给你讲故事”那只鬼心疼他,几乎立马柔声开始哄,接着连往蹦出一个接一个精彩的故事接,听得伊万越来越兴奋直到实在扛不住了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伊万疑惑的醒来,瞄到边上贯穿枕头显眼的破洞。罪魁祸首在一边削苹果发泄一般的将苹果大卸八块,看着伊万心惊胆战。似乎是听到了动静,他面无表情的拿出一盘切得极小的水果,戳着就要喂给自己,伊万躲过他的投喂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护士呢?”
“吓跑了!”鬼付下身直视他的眼睛,“还不明白吗?只有你能看见我。”
伊万心脏发狂般的跳动起来,独享一件事物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妙,美妙到足以盖过一切恐惧。
03
事实证明鬼的刺杀行为相当的不走心。
他的刀法简直烂到家了!以至于伊万被五花大绑摁在床上时,他还有能力对他家鬼开一些拙劣的玩笑,一脸冷漠的鬼瞟了他一眼,利索扯着他的围巾堵住了他的嘴,好吧,也许那是糟糕的笑话。
他家鬼真算得上是一朵正宗的高岭之花,花瓣都结着寒冷的冰棱那种。空洞的瞳孔仿佛凝着万年寒冰,真是可惜了那好看的琥珀色,明明是用温和的笑容俘获了他幼小的心灵的到手后却整天摆着张扑克脸,颇像方便面表面的可口的印花——实物与表面不符,一切请以实物为准,甚至到现在他都没套出鬼的姓名!
鬼坐在他身上双手紧紧握住刀鞘,纤细的身子拉成一把弓,对准他的心脏狠狠的刺下去。伊万死盯着他的眼睛妄想砸开冰面看看水下的世界。刀刃带着风呼啸而下扎进了,他身边的床垫了,每每刀刃离自己身体还剩几厘米时总会莫名其妙的刺偏。
第二天伊万拿着被扎得千疮百孔的床垫和枕头对着自家鬼控诉,削苹果的鬼冷冷扫了他一眼,伊万扔了东西屈巴巴埋环住他的腰,对着鬼的小肚子就是一堆乱蹭。反正他算准了鬼对小孩子一般行为一点抵抗力都没有。鬼塞给他一块苹果,沉默的将小刀放回了衣袖里。
然后他竟然选择了下毒,伊万看着餐桌上一堆大餐中间插着咸鱼头的散发着诡异黑色气息馅饼,默默向后倒了一步。
“那个鬼啊,我觉的你以前的杀人方法挺好的,真的,不骗你。”
“唉?仰望星空派啊,看看多好听的名字,你那个粗眉毛的同学送来的,我看挺好,来,张嘴”自家的鬼难得露出些许困惑的神情,伊万假装看不到他颤抖的肩膀。伊万发誓他要和那位来自英格兰的绅士断绝来往鬼知道这种媲美生化武器的黑暗料理他是怎么做出来的。那位鬼完全不给他逃跑的机会,扯这围巾撬开他的嘴,下巴一磕一抬拿东西就下去了,伊万永远都忘不了鬼那个时候格外恐怖的笑容。
接下来的经历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噩梦,那玩意进入胃囊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胃酸逆流,难闻的气味直冲鼻腔,口中全是古怪的味道,生理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滚落,伊万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坠楼!车祸!这么多....呕....这么多方法”酸水涌上来,伊万有的抓住马桶不住的呕吐,好半天才缓过来对着鬼怒吼“你为什么要选这种?!”
鬼站在门边的阴影里突然笑了出来:“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轻轻的笑声被急促的警笛声盖过去。伊万模模糊糊的听觉到底明听清他的话。
食物中毒引发的高热差点烧糊了伊万的脑袋,鬼凑过来摸摸他烧的滚烫的额头,冰凉的触感让他舒服了一点,几乎是本能的把鬼拉过来身子把其压的死死。昏沉沉的大脑走马丁似的回顾往事,发现除开不走心的刺杀外,鬼的一次次寒虚问暖做饭洗衣的行为简直比他亲妈还亲,神奇的脑回路让他想到了八点档剧情,非常肯定的将鬼认成了自己意外死亡放心不下的亲生父母。抓住鬼的腰一个劲的叫妈,鬼僵着身子黑着脸讲
“我是男的”
“爸,爸,我的亲爹啊。”伊万将鬼抱得更紧哭的稀里哗啦的。
鬼任他发完疯,又陪他睡到清醒才挣扎着脱离他的怀抱,衣衫凌乱,头发乱糟糟的一脸哀怨的看着他
“我决定不杀你了,未成年没意思”


*ps鬼是谁先买个关子。
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微博禁腐了(烟)
有哪位好心人可以告诉我那里可以放车吗?(.-.)
我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