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尾狐耀和北极熊露
耀:唔,白色的熊?
露:啊,小小的好可爱~

50粉啊!
谢谢各位的支持
点梗啦,
ps最近图力不行so...点文吧(跪下)

化生

第壹章 遇
这是交杂与现实与彼岸中的怪诞境界,各种原本靓丽的颜色搅在一起,动物的残影东拼西凑的凑成一堆恶心的妖怪。
"喂,你们还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高大的俄国人异常烦躁,不断用铁棍敲击着地面,吓得藏在阴影里伺机而动的小妖瑟瑟发抖。如凝固的血液般猩红的眼眸,盯着角落,阴沉沉向那散发浓重的黑气压。
角落的阴影像水波一般荡开来,紫眸的俄国人端着精致的烟斗从荡开的水波里浮出来,不满的皱了皱眉。
"少在那假惺惺,我可不记得我和你有多熟,伊万。"一棍猛击,小妖哀嚎着飞向伊万,滴溜溜的一转烟斗隐隐的划出一道白光劈过去,小妖发出一声悲鸣化为不规则的碎片。
“维克多,你的死活与我无关。”伊万把玩着手上精致的烟斗,眼里是溢出来的温柔爱恋,良久轻叹一声,“但这是小耀的请求,所以”
小耀?维克多不禁看向了那只烟斗,精巧的花纹勾连在一块像只眼淡淡的看向自己。
“阿列克谢死了你知道吗?”伊万端起烟斗吸了口,缓缓吐出一口白雾,烟雾缭绕模糊了边界。维克多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惊恐,伊万无意识的咬住烟斗口轻微的晃动。
“还有,神器什么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叹息般的喃喃隔着白雾更显缥缈,却彻底令维克多的脸扭曲起来。神器!呵,谁不知道你有一堆称心如意的神器!像你这种大神当然不用担忧这种事情!最近是太闲了么,一个个都都有闲心来调侃自己了
“呵,不过说起来哥哥你还真是大胆呢,那种定时炸弹都敢带在身边呢~”
随处飘散在空中的白雾一瞬间产生停顿,烟斗上精致的纹路似乎有一丝不经意的扭曲。伊万抬起左手在烟斗上细细的抚摸,像是在轻轻的给莫种长毛的生物顺毛,同时不咸不淡的开口揶揄。
“那也比莫些手无寸铁的人,好些吧”
两个高大的人就这么隔着几米远,笑盈盈的望着对方。旁人看上去还真有点俩兄弟久别重逢的温馨感,啊,如果可以忽视那都可以实体化的黑气的话,就是待在器中王耀都被着寒渗的笑容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们彼此就维持得着渗人的微笑,静静的等待一方投降。无数妖怪绕道从他们身边经过,贪婪的眼眸直视前方,丝毫没察觉到近在咫尺的猎物。王耀的能力么,难怪出了那种事他也敢留下他。维克多迷紧了双眼,暗骂伊万的好运气,恶劣的诅咒,啊,想想这个能力失效会发生什么呢。
一只长相奇怪的大妖,向前缓慢蠕动着前行,眼看就要淡出眼界却突然转过身,以绝对不符合其臃肿体型的速度高高跃起,长满尖牙的血盆大口向伊万当头盖来。从来没有出现过
的情况杀得伊万措手不及,好在良好的战斗素养令他条件反射的翻身躲过这次进攻。
我去,维克多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诅咒可以准到这个地步,那先前是不是应该诅咒一下自己可怜的神器让活的长一点这种?不过眼下没有时间再让他发楞了。没有了白雾的隔绝,闻到气味的妖怪齐刷刷的望过来。
"有~好闻的香味。"面目狰狞的大妖淌着口水飞速冲过来。"啧,祸不单行。"维卡果断转身拔腿就跑,匆忙逃窜中被狠狠的一把拽入一个阴暗的小弄堂。在黑暗的弄堂里只一双猩红的眸子泛着淡淡的光芒。

后记
化生戏影的重设版
伊万:日常吸耀,mmm

夜幕降临,红月高悬。怪物睁开尖锐的眼眸,惶恐的人们锁紧他们可怜而脆弱的木门,妄想挡住狼的利爪,预言家打开它的水晶球,女巫咕噜咕噜的煮起汤药。
可怜小男孩啊,带好你的红帽子遮住你的大耳朵,穿好你的大斗篷盖住你的长尾巴。不乖的孩子是谁叫你半夜不入梦的,又是谁叫你偷看不属于人类的世界的。这是神的责罚,这是怪物的报复。咬伤的手臂上是狼人的齿痕,堕入可怕的暗夜中,长尾窜出,大耳朵竖的笔挺,尖锐的双眼盯紧无辜村民的脖颈。之前这个是可爱的买花姑娘,这个是威严的警官,这个是神秘的吹笛人,现在一切都成了新鲜的猎物,跳动的血肉。
悄悄的掩盖下自己尖锐的琥珀色瞳孔,王耀接着浓浓的夜色,闯入暗夜的森林。可怖的枝丫直直的刺向猩红的天空,乌鸦嘎嘎的乱叫一气。可怜的小狼崽,你是要去访问疯疯癫癫的女巫吗?看那喜怒无常的家伙是给你一剂进入光明的解药,还是给你一剂坠入地狱的毒药,不过都可以吧反正你不过是寻求一种解脱。
身边隐隐的响起树叶摩擦的声响,紫眸的白狼磨尖的利爪伸到自己的身后。王耀悄悄的勾起嘴角,可怜的大野狼或许你还有另一种选择,比如蛊惑一只白狼,如果不被利爪撕扯碎片的话。
红色的帽子滑下来,露出自己竖立的大耳朵,长长黑尾巴轻轻摇动。王耀微笑的回过头
“你好,狼先生。”

喵喵的日常
逗逼文风从我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