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扒一扒我们系的部长

¥真人真事(除了我们部长不是毛子)改编
¥瞎鸡儿写的流水账
我们系的体育大部长是个毛子——人高腿长,肤白貌美的俄罗斯美男,紫罗兰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就吸引了一堆无知的少女前仆后继要去体育部。而我不一样,我那时就是死倔要去宣传部,所以我正式和他接触是在远动会。
运动员筛选结束后,我们一堆人战战兢兢的看着老毛子,啊不对,我们名字特长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学长简称伊万学长微微皱着眉头看我们残次不齐严重一边倒的项目和成绩,微笑的表示要给我们找个外援。当时我和我的损友还期待他能再拉一个战斗民族来个我们充场面,结果这位看起来异常可靠的体育部长一个华丽丽的转身飞下楼就把开会开到一半看起来更为可靠的组织部部长抓了上来。
这里讲一下我们系的组织部部长王耀学长。带我们这届的学生会学长比较六,六就六在出了一个毛子,一个雌雄莫辩的学生会会长和一个成绩优秀口才炸裂的铁公鸡,你以为那个雌雄莫辩是留长发扎马尾的老王吗?你错了,老王抠门才是全系出名的。因为我们系的钱全去买仪器了,留下来可怜兮兮的经费本来就不多,硬逼着老王对着店老板生生把200的材料还到50。看呆了周围的一堆人,然后在那堆人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一番宣传之下他就出名了。
咳,扯远了,接下来我就看着伊万学长用一副讨论国家大事的严肃模样,一手死抓住王学长,一手笑摸他的头顶“别看你们王学长矮,他跳起来能踢爆你们的脑袋”。在一片笑声中王学长展现出他良好的素质——即使气的火都蹿上天了还是端着完美笑容推脱自己部里还有事要处理,不能参加活动万分抱歉云云。
“小耀别挣扎了,我已经和导员打好招呼了。”伊万学长抓住王学长的胳膊又往里拉了拉,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王学长的垂死挣扎。
“伊万万!最后一年了,你就不能放过我吗!”王学长的笑脸绷不下去了,哀嚎出声。
“不能”伊万学长一口回绝,这下王学长的表情更加生无可恋了。
训练就在这种欢声笑语中开始,我顶操场的大风中看着部长安排好了长跑,短跑,跳高,跳远,没了,没了!学长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铅球呢?!那个可爱激情的扔球运动呢?于是我雄赳赳气昂昂的去找部长了。伊万当时在和老王(王学长自我介绍的时候部长插话说可以叫他老王结果带歪了一群人)坐在国旗杆底下说悄悄话,伊万歪着脖子头都快靠老王肩上去了,两人看着在夕阳下跑步的一群人,感叹逝去的美好青春,多美好的气氛被我嗷一嗓子破坏了。两人齐刷刷的转过来,眼睛雪亮亮的,我一下就怂了。颤悠悠的问学长铅球在哪。两人的表情一下变得十分古怪,老王张了几下嘴才一脸沉重的告诉我
“我们系原来是有铅球的,嗯,一个学长买的,不过后来那个学长毕业的时候把铅球带回去了。”what?我表示有点方,谁会在毕业的时候拖一个五公斤重的铁疙瘩回家,这哥们用来防身吗?不嫌事大的伊万学长又在旁边默默地补了一刀“忘了告诉你, 那个学长和你王学长一个姓。”
随带一提,老王身高170,伊万目测180+,默哀一秒,所以这对欢喜冤家斗嘴的时候无论老王口才多好他都可以用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怼回去。
列如:“我比你跑的快”“你没我高”
“我比你跳的远”“你没我高”
“我....”“你没我高~”“伊万·布拉金斯基,老子还没说完!”
So记仇的老王在每次跑圈路过伊万的时候上去狠狠去拍他的屁股,坐在观众席我就在风中看见两人顶着狂风在操场狂奔,伊万的大围巾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像一面旗帜。就这样追了几天,伊万学聪明了抄近道揪住了老王的小辫子给他拽回来,老王一手护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扯着伊万的围巾向后倒,一声伊万万喊得震天响
“伊万万!朕要扣你的经费!”那声音尖的差点震亮了旁边体育馆的声控灯,我们的伊万万学长完全不为所动,一把把老王摁怀里将他头发揉成了鸟窝。结果打闹结束后一转身,绝对不是公报私仇的部长马上又给老王报了个1500。
我那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腐女损友看着打打闹闹的两人露出一脸姨母笑,我拍着她的背让她笑轻点别被过去了,这就托托的是对冤家你可别腐眼看人基,这倆要真被你说中了有多少妹子得追着你打。不过我还是小看了她的行动力,这货没多久就搞到了资料对着他的合照嘿嘿嘿的笑。简单来讲老王和伊万的孽缘开始于老王初中的一个重要的决定,当时被英语虐的找不着北的老王毅然决定放弃英语这个小婊砸投入了俄语温暖的怀抱中,同时还和其他两位仁兄感受到了高考监考一对一的亲切关怀。所以当老王对从俄罗斯来的室友伊万飙出第一句俄语的时候,那简直是钠和水的相遇,一下迸发的激情拦都拦不住,据说当天晚上俩人就睡一个铺用俄语聊了整整一个晚上。Emmm,虽然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损友的重点明显在同床共枕了一晚上这个点上但是我还是想说聊了一个晚上其他室友没有把他们扔出去真是一个奇迹,难道是害怕伊万的战斗民族加成?经过彻夜的交谈他们很快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形影不离的宛若一对双胞胎。伊万作为一个精力充沛毛子,一个喜欢参加各种活动的毛子,次次活动拖着老王,让本来懒惰(这几天看出来的)的老王也得被他逼着参加各种活动例如这次,允悲。再如歌唱比赛,我损友手上的那张照片是老王为歌唱比赛冠军的伊万颁奖,两人穿着黑西装在配上红艳艳的大背景,简直就是婚礼现场。我损友听了嗷嗷直叫,在学姐吃惊的目光上不带减速的跑了3圈。
在被风吹了一个星期后我心心念念的铁疙瘩终于到了,不过打开那一瞬间我惊呆了这两个银蛋蛋是啥?铅球君你怎么还穿衣服了!伊万学长看着我呆滞的目光以为出了什么问题,拖着在观众席上懒得动的老王过来,拿起闪瞎人尊贵银色的蛋蛋掂量了一下表示重量没有问题后以一个非常潇洒的动作把球扔出去,球一下飞出老远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脚出界,无效”老王头都没抬的在一旁泼凉水。伊万学长马上又捞起另一个扔了出去,这次脚没出界,完美!结果一低头看着自己银光闪闪的手掌心直发愣,不够他很快就想着法子了。老王估摸是昨晚没睡好当伊万的阴影笼下来的时候眼睛都没睁开,我就见伊万万学长用最最温柔的语气劝老王回去休息,无比轻柔细心的帮他整理好衣物和凌乱的发丝,用鼻尖轻蹭他的脸颊,末了用手在老王脸上狠狠的蹂躏了一把,就差没打个kiss了。要不是看见老王脸颊上亮晶晶的一片我估计就真信他只是单纯帮老王整理形象了。阅历丰富的老王在一瞬间就嗅到了阴谋的气息,眯着眼用手抹了一把脸。
“伊万万!你给朕站住。”啊,今天又是互相追逐有爱和谐的一天啊。
事实证明在比赛前的最后一天,我们搞事的部长是不会放弃作妖,拉我们这些业余人士和训练了一个月的专业人士比赛娱乐项目,用我们的惨败给予他们必胜的鼓励。这就包括了他硬是拽上了老王和另一个180+的哥们玩三人四足,可怜老王这170的大老爷们从一开始脚就没沾过底,全程被狂奔的两人像鸭子一样被架着在空中嗷嗷叫,哭丧着脸直呼你俩拿根扁担挑只猪得了,让我们的笑声差点就掀翻了屋顶。
运动会上我顶大太阳看老王以非常潇洒的姿势越过那根远远超过他身高的杆子。男生这边激烈的斗争和女生这边的一切随缘形成鲜明的对比。今年激烈的斗争无疑激发了老王的好胜心,让他在已经遥遥领先的情况上又加上了五厘米,可惜老王起跳的稍微早了那么点,我眼见他腰压在空心的铁杆上,本就不堪重负的铁杆应声折断,惊呼声此起彼伏。老王的表情一下就扭曲了,但还来不及休息下就马不停蹄地去比1500了。
当我扶着喘粗气的老王回休息区的时候,伊万铁青着脸站在一边,一言不法接过老王,不顾他的反抗掀起他的衣服,看到白皙的腰间青了一大片,这下伊万脸更黑了,扛大米样的就给人弄回休息室了。我无视老王求救的目光表示今天的太阳有点晃眼睛啊。
到下午比赛的我总算是找到了拿瓶水在跑道边揉腰的老王,看着他托着腰把水递给跑3000的部长。最后一圈部长疯一样冲刺,猛地超过了前面的三人后继续加速把第二名远远的甩在身后,那场面简直帅呆了!比赛结束后跑的脸颊通红的伊万向我的方向走来,逆着光仿佛带着圣光,紫罗兰色的眼睛透着兴奋和喜悦,简直如同下凡的大天使,瞬间就勾走了我的少女心。他向我的方向伸出了手,我不自觉的伸出了手,结果他忽略无数双向他伸来的白皙小手,一把抓住老王的肩膀当场就把老王举高高在原地转了好几圈,弄的老王是又惊又喜扯着围巾要伊万放他下来。伊万也不理他就这么抱着跑到我们系的观众席那才把脸都红到耳根的老王放下来,半搂着他任是以散步的慢速绕了操场一圈,尤其是在抢了他两年3000米冠军的那个系前面逗留的时间最长。天生脸皮薄的老王这下连头都不敢抬,在完全是被半搂半抱的逛完半圈后,干脆也破罐破摔大胆搂着伊万的腰,那气势直逼二米八走路都自带鼓风机。我抬头看看一脸淡定的副部学姐,人家淡淡的飘下来一句话“人家宣誓主权呢,别看了回去收拾收拾晚上聚餐”,随后麻利的带着其他副部收拾器材去了。听得我损友开心的手舞足蹈和我屁颠屁颠回宿舍收拾了。
餐桌上老王死死拦住副部给部长递的酒瓶子,一面严肃告诉各位长跑完了不能喝酒一面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在一片倒喝彩中语重心长高喊“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喝酒误事。”
我们拿着酒杯起身一个个向快退席的老王和伊万敬酒,我那损友不知道怎么脑子一抽就喊了声祝你们百年好合,我在一旁紧张的想着怎么救场,却听一群副部嚷嚷着没毛病,对着老王高喊祝他早生贵子。让老王把杯子敲得当当响让他们别带坏学妹学弟。一顿扯皮下来大家都亲近了不少,接着酒劲玩游戏,从动物园里有什么玩到抢数,玩的一堆人笑的东倒西歪。最后的抢数,伊万和老王不知怎么就杠上了,连着好几回都抢同一个数,酒劲上来得老王气的直挠伊万,后来大家索性就不抢了坐着看他俩杠,试图各种假动作框对方结果还是抢同一个数。到最后还嫌不过瘾一圈人还怂恿他俩拼酒,拼的两人脸都泛红。一堆饭下来被灌的不轻的两人搭着肩,琥珀色和紫罗兰色的眼睛在黑夜中熠熠发光,我看着他们对着我们笑的无比灿烂,然后他们张开了嘴
“姑娘们/伙计们,部里就交给你们了,好好干!好好干!”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