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动我耳朵,我就把你的脸咬下来

番外
*时间轴为两人同居后
*关于体型:耳廓狐为世界上最小的犬科动物之一,体长42-62cm,但耳长15cm,两只耳朵比脑袋还大,可爱的死;北极熊为世界上最大的陆地食肉动物,体长190-260cm。so体型差巨大啊
*ooc属于我,祝食用愉快
*@不知道该改啥名所以就是随便乱码的巫溪 我写好了!

突然窜进被窝的冷空气让维克多不满的皱起眉头,准备伸手抱紧身边的恋人却意外扑了个空,迷糊的睁开眼,却看见黯坐在床边扣毛衣的扣子。身体比大脑反应的更迅速,维克多一把就将坐在床边的恋人揽过来,柔软的大床因重量而下陷,维克多没费多少力气便让黯滚进自己怀里,随后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巨大的体型差让王黯被抱的结结实实的,黯嘟嘟呶呶的气骂,好不容易才在拧着腰翻过身正面维克多,开口之前再度锁得死死的。黯的大耳朵将维克多的下巴扫的痒痒的,他顺着自己还不大清醒的意识指挥,按住乱动的小东西,往下舔舐他颇为敏感的耳内。
“黯~再睡会”还未清醒的嗓音透着浓浓的慵懒,王黯眨眨眼睛悄悄地蹭上去在他嘴上轻啄了一口,蹭着维克多的脖颈。
“当然亲爱的,你可以一直睡下去”温糯的嗓音轻轻的上扬,被窝温暖恋人在怀温馨的气氛熏维克多脑袋一歪就要睡过去,但下一秒王黯的嗓音却无端的冷起来一下淬入了寒冰。
“你最好一直睡下去,睡到冬眠为止,好为老子剩下一堆口粮!”睡迷糊的北极熊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望着笑的灿然的小狐狸一脸茫然。
“家里断粮了,顺带一提~你的酒也没喽。”维克多盯着笑的越发灿烂的王黯,果断下床洗漱。
麻利收拾好衣装,维克多仔细的把王黯毛绒绒的围巾围的密不通风,抱他坐上鞋柜交换了一个不长却极尽缠绵的早安吻,在玄关磨蹭了好一会才在黯不断催促下驱车前往冰原镇的市场里。一进卖场喧哗的人群照实震了他一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夸张喜庆的大红招牌裹挟着浓郁的新年气息映入眼帘,后知后觉的北极熊才发觉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和身边的小家伙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蠢熊崽,发什么呆!快来推车!”王黯单手拉住近乎和他一样高的手推车来腾出手来抓维克多的长围巾。维克多手疾眼快的抓住企图作案的爪子,恶作剧的把他卡着腋下提起来放到推车的小隔板上,贼兮兮的用鼻尖蹭蹭他的耳尖,慢慢蹲下身微微俯视黯明亮的红眸,挑衅的对他喊“小崽子!”笑的像只偷喝得醉醺醺的熊崽子!
皮一下的后果相当惨烈,维克多揉着被咬的通红的鼻子老老实实的推着车跟在王黯身边,然后在黯的爪子坚定不移的伸向自己围巾的时候乖乖的蹲下任小狐狸揪住自己的耳朵翻到背上去够柜架上的,嗯...腌萝卜。拿着两罐瓶子对比完,把日期新鲜的甩给维克多。拿完罐头王大爷赖在维克多背上懒得下来,指挥他去拿货架上的食品。而维克多致力于在黯小声嘀咕食品价格涨跌的时候,把货架上的一排伏特加扫进车里。
“熊崽子,想吃西兰花还是花椰菜。”维克多仔细的思考了两种球型蔬菜的不同,张嘴堪勘发出一个音节,就感觉身上一轻,王黯一个翻身敏捷的翻下来,几下鱼跃飞快的冲进抢购降价蔬菜的人群里。娇小的体型让他可以灵活的穿梭在一群大个子之间,但也正是这样在几下鱼跃之后他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维克多眼前,直接导致了王黯喜滋滋的抱着一堆蔬菜回去的时候,焦急的熊仔子早就不在原地了。北极熊推着车大长腿一迈卯足了劲的向前冲,小狐狸抱着比他人还要高的蔬菜在后头使劲得追,双方都在大声呼喊对方的名字可奈何大市场太过喧闹根本听不清楚。从旁人的视角看起来这一幕相当滑稽,人高马大的大白熊推着车在前头横冲直撞,后头跟着一堆晃晃乎乎长了脚的蔬菜,哦,还有条不断闪现的小尾巴。这种令人忍俊不禁的状况一直持续到王黯一个掂量撞进猛然回头的熊怀里,身心俱疲的王黯在维克多令人窒息的熊抱里翻了个白眼,不断默念着未断奶的熊仔需要特!别!照!顾!然后在憋得满脸涨红之前狠狠的掐住了维克多腰间的肉。
采购结束后,王黯双手插进兜里将口中的牛奶硬糖咬的咔咔作响,漫不经心的走在前头瞟身后提着购物袋一言不发的维克多。被维克多拖进暗巷再抱上叠起来的纸箱王黯一点惊讶都没有,他甚至想要声情并茂的赞赏一下委屈的熊宝宝到现在才开始求安慰,真是长大了!
“没断奶的熊宝宝,要吃奶么?”
回应他的是一个缠绵的吻,舌头细细的舔舐,吞就下带着甜味的津液。
“一股奶腥味。”维克多舔断相连的银线,又不满足的舔舔黯的嘴角。
“吃饱没,熊宝宝”王黯勾起嘴角挑衅的望向维克多。维克多狠狠的堵住了他的嘴,右手顺着脊背满满滑下来去捋黯浅色的长尾巴。
一阵尖锐的警鸣声打断了吻的难舍难分的小情侣。王黯一把推开维克多跳下来。一个片警从暗门后贸出来一电棍就捅向维克多背上,维克多堪堪躲过电棍,随即和另两名冲上来的警察扭扭打成一团。王黯被一群壮汉围的死死的,当他正准备先下手为强时,一位面目还算温柔的男警察小心翼翼的凑过来,手上还拿着一把糖果。
“小朋友你不要怕叔叔是警察,坏人已经被叔叔抓住了”
“啥?你是不是搞错了。他可是我男朋友”
“瞧瞧这个小可怜他都吓坏了,嗯,看来还得加上一条猥亵罪。”
“别怕,小朋友他不会再威胁你的。”男警察打断了他的话,面容更加温和了,“没事的叔叔马上送你回家。”
老子TM就是要回家啊!他看到铐着手铐被压上车的维克多,然后听着带有杂音的传话声,彻底方了。
“诱拐犯以抓获!重复!诱拐犯以抓获!”
What?!
王耀是被王黯的夺命连环call炸醒的,挣扎从巨型兔子伊万怀里狰起来还没等他发起床气,对面就先发制人。一声高分贝的王大耀,生生把他的瞌睡虫吓跑了。
“王小黯啊,什么事啊,我正忙着呢。”
“老子不管你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立刻!马上!给我到冰原镇的警察局来!”
“王黯,你这是犯什么事了?”王耀一手按住要把自己摁回床上去的爪子“行骗被逮了?”
“不是我”对面一下颓唐起来。
“哦,维克多啊,怎么,黑帮斗殴啊”
“不是”
“扰乱治安?”
“要是就好了”王黯悲鸣一声,用再小不过的声音开口“诱拐儿童”
“啥?”王耀觉得自己好像睡懵了,都出幻听了
“猥!亵!诱!拐!儿!童!可以了吧!冰原镇XXX号!给老子马上!滚过来!!”王黯气势汹汹的吼出来,一秒过后,听筒里传来王耀憋不住的大笑。伊万一脸疑惑的望着笑的直打滚儿的耀,总觉得自己还没睡醒。
半个钟头后,王耀带着王黯的身份资料赶到警局。小警察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这个无论从哪里看都未成年的小狐狸,看了几回都不敢想象他早就成年了,而且比自己岁数还大的事实。
王耀看着从审讯室里出来灰头土脸的两人还是憋不住笑弯了腰。气的王黯尾巴尖上的毛都炸开了。气呼呼的从购物袋里掏出一罐腌萝卜,狠狠往红毛狐狸脸上砸去
“王大耀!当你的兔子去吧!”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