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动我耳朵,我就把你的脸咬下来

(二)
处理完一切事物的维克多哼着小曲心情大好的踏入酒吧,却被一只独眼龙的黄鼠狼纠缠了半天,他带着各种不请自来的胡搅,说着恶劣的成人笑话随带推销他低廉的CD,呵,他甚至还妄想从自己嘴里撬出点什么玩意,生生搅黄了他的好心情!维克多微笑的向他举杯示意,然后在对方诚惶诚恐的拿起酒杯时把整杯酒满满倾倒在那张欠揍的脸上,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潇洒离去。
当他站在十字路口无聊的数着对面水果摊上的苹果,一对熟悉的大耳朵晃过货架闯入他的眼界,颜色略浅的大耳朵下是柔软的黑发他们安安静静的衬着张熟悉的娃娃脸,猩红的眼睛里没有一丝过往的戾气,湿漉漉的明亮又无辜活像只刚出生的小鹿带着畏惧和强烈的好奇观察周围。王...王黯!那双惹人注目的大耳朵和娃娃脸乃至娇小的身形都和先前见到的相差不远,纵使和先前的气势相差甚远,他过人的自觉还是帮他认出来人。
维克多见识过小型动物叹为观止的复制技术:大先生曾经和鼹鼠三兄弟谈过一桩生意,那三位无论从外观还是语调都是惊人的相似,更别提他们酷爱玩相互扮演恶劣的想把“愚蠢”的合作伙伴耍的团团转,最终还是靠他细致的观察和冥冥中无可捉摸的自觉分辨出了那三位蠢蛋,反过来微笑着让他们跳着滑稽可笑的舞蹈迈入自己挖好的坑,顺带得到了大先生的赏识,不过那都是些陈年往事了。
现在,他浑身细胞都兴奋起来了,哦,看看那小家伙的装束吧,背带裤配小衬衫领口的红领结规规矩矩打的一丝不苟,顺着露出白皙的腿部往下玩,乖乖他还穿着双黑头鞋,这个人活像邻居家溜出来玩的小少爷,嗯,还在上学的那种,乳臭未乾却充满活力的小混蛋。黯无辜的大眼睛滴溜溜的四下张望了一番,无端的产生一丝不安,他晃晃脑袋跟在一只豪猪后头走过拥挤的马路。维克多赶忙分开拥挤的斑马群跟了过去,小东西气势的巨变可不是什么好事,我倒想看看你狡猾又愚蠢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维克多眼前仿佛又浮现出那三只鼹鼠滑稽的舞步,现在,小狐狸乖乖和那三只蠢货一切跳下去吧,一步一步的迈入我的陷阱里。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