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生

第贰章。坠
凶恶的狼型妖怪,集群将角落团团围住,贪婪的嗅着从哪个角落传来的阵阵香味。红眸的东方人静静的立在那,猩红的眸子直直的瞪着面前的妖群,虽然发丝凌乱身上更是伤痕密布,但其气势却隐隐在妖群之上。肌肉绷紧,指尖隐隐发出亮光。
仿佛盯住猎物的豹子,红眸微微竖起吓得眼前的一些狼妖悄悄的后退了一步,随即被狼王吼回来。双方对视许久,终于再也沉不住气的狼王带着狼群一声狂啸扑上去。
“一线”利落的咒语落下切断了狼脆弱的脖颈,让它们哀嚎着炸成一片白光。狡猾的狼王却在层层掩护下冲到他面前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胳膊。闷哼一声,迅速的抬脚踹过去,在狼王尚在空中时挥动白刃劈过去。狼王重重的落地化为一堆碎片,失去了狼王的狼群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一线,一线。"不知道第几次,还是第十几次,亦或是第几百次?强打精神,颤抖的指尖上的光芒忽明忽现,尝试了几回才把原本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术做完,果然再怎么逞强,还是不行。颓废的望着刺目的红色天空,和自己的眼眸一样令人不快,真的不懂阿列克谢那个老不死为什么会那么喜爱自己的眼睛。
失去神器的神明和失去神明的神器,到底哪个更可怜一些呢?
靠着墙无力的滑下,浑浑噩噩的胡思乱想。啊,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像阿列克谢那个老头子一样感怀往事了啊。
阿列克谢,你这个该死的混蛋。眼前闪过阿列克谢脸,那张该死的骄傲脸,将一切事物都踩在脚底,蔑视一切的明亮红眸最终还是被他所蔑视的一切夺取所有光芒。
烦躁的甩甩头咬紧牙关,死命的咬紧牙关。放松下来,身上伤口顿顿的叫嚣着自己的存在,用牙从破碎的衣物撕下一片,扎紧伤口自住淌血胳膊。真是的,当初是谁说只想要一把无感情的利刃吗,在最危险扔下武器,阿列克谢你是傻子么!
呵,果然是嫌弃自己不够强大吧。“当然没有人需要一把胡思乱想,又爱闯祸的钝刀~讷~墨君~。"声音越来越响回荡在脑海里。"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用力的抓挠着皮肤上的墨字,古朴狭长的小篆你印在小臂上,虽说看上去像印上的纹身,但是红眸的东方人知道这个纹身会伴随自己一生直到灰飞烟灭。灰飞烟灭就像那个混蛋一样在一片空白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什么都不会留下除了这难看的纹身。四下寂静无声,黑色环上来,仿佛泥淖令他一点点绝望的下沉,红䏬渐渐失焦。
轰轰轰轰,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下意识往结界外一望,红眸的俄国人刺痛了他的眼睛,阿列克谢?不对,为什么后面追着这么多狰狞的大妖!!当自己引怪精英啊!
"这是哪个蠢货啊啊啊啊!"在心中无声的咆哮,在他路过自己身边时狠狠的将他拉入结界。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