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红月高悬。怪物睁开尖锐的眼眸,惶恐的人们锁紧他们可怜而脆弱的木门,妄想挡住狼的利爪,预言家打开它的水晶球,女巫咕噜咕噜的煮起汤药。
可怜小男孩啊,带好你的红帽子遮住你的大耳朵,穿好你的大斗篷盖住你的长尾巴。不乖的孩子是谁叫你半夜不入梦的,又是谁叫你偷看不属于人类的世界的。这是神的责罚,这是怪物的报复。咬伤的手臂上是狼人的齿痕,堕入可怕的暗夜中,长尾窜出,大耳朵竖的笔挺,尖锐的双眼盯紧无辜村民的脖颈。之前这个是可爱的买花姑娘,这个是威严的警官,这个是神秘的吹笛人,现在一切都成了新鲜的猎物,跳动的血肉。
悄悄的掩盖下自己尖锐的琥珀色瞳孔,王耀接着浓浓的夜色,闯入暗夜的森林。可怖的枝丫直直的刺向猩红的天空,乌鸦嘎嘎的乱叫一气。可怜的小狼崽,你是要去访问疯疯癫癫的女巫吗?看那喜怒无常的家伙是给你一剂进入光明的解药,还是给你一剂坠入地狱的毒药,不过都可以吧反正你不过是寻求一种解脱。
身边隐隐的响起树叶摩擦的声响,紫眸的白狼磨尖的利爪伸到自己的身后。王耀悄悄的勾起嘴角,可怜的大野狼或许你还有另一种选择,比如蛊惑一只白狼,如果不被利爪撕扯碎片的话。
红色的帽子滑下来,露出自己竖立的大耳朵,长长黑尾巴轻轻摇动。王耀微笑的回过头
“你好,狼先生。”

评论(3)

热度(12)